<form id="phzrh"></form>

<form id="phzrh"><form id="phzrh"></form></form>

          <address id="phzrh"></address>
          <form id="phzrh"><nobr id="phzrh"></nobr></form>
          <form id="phzrh"><nobr id="phzrh"><nobr id="phzrh"></nobr></nob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价格排行 >Tabula Rasa 长文章|康学儒:诡异之物

              Tabula Rasa 长文章|康学儒:诡异之物

              2022-03-03 11:11:00TabulaRasaGallery

              诡异之物

              文\康学儒


              群展:诡异之物 展览现场

              一:蛊惑

              ?

              今天,我们批判那些景观化的作品。一方面,的确越来越多的装置作品,包括绘画都是体量巨大但内容贫血。而另一方面,大体量的制作无疑是当下展示方式,或者说观看方式转变的需要。特别是那些大型的美术馆展览,双年展和文献展,如何能让走马观花的观众眼前一亮,驻足片刻,这是每一个当代艺术家不得不考虑的问题。

              ?

              不同于有艺术家在展出作品时围起的隔离线,将观众阻隔在一定距离之外。抽象表现主义大师巴尼特·纽曼(Barnett Newman) 在1949年展出他的一幅画时在边上写了一张便条,他希望他的观众是站在非常近的距离而不是远远观望。只有在非常近的距离,观众被作品所包围和笼罩。这个时候,观众才体会到他绘画中的那种宗教般的神秘力量。为了达到这种观看效果,纽曼甚至设想出在“之”字形墙壁上绘制大型绘画,利用逼仄空间来强制观众观看。纽曼,包括马克·罗斯科 (Mark Rothko) 的很多作品规模巨大,其用意就是激起人们的敬畏。要是同样的作品,变成小尺寸的规模,其效果只能让人觉得愉悦。


              巴尼特·纽曼在自己于1949年创作的作品 Be I

              马克·罗斯科的作品经常利用巨大的规模来激起人们的敬畏


              固然今天的艺术家为了引起观者的关注而煞费苦心,但是我们观众对艺术的体验呢?当我们从一个展场赶到另一个展场,对于那些静默的作品,顶多就是看一眼,再多看一眼。艺术似乎再也难以影响现代人焦躁不安的心了,哪怕是一丁点的影响。

              ?

              人们哀叹,艺术的美好时代一去不返了。从艺术产生的影响力方面来说,这的确是不争的事实。古罗马的大祭师们谴责和下令烧毁罗马的所有剧院,他们认为戏剧毁坏了人们的心灵,所以?;ち榛旰统鞘械慕】稻捅匦胍钠剿械木绯?,填平剧场的地窖?;褂形颐抢飞系摹捌扑木伞?,打倒“黑画”和反对“抽象艺术”,在统治者的意识中,这些没落的旧社会和腐朽的资产阶级所享有的东西会腐蚀革命群众,,。为了纯化革命的队伍和理想,唯有的手段就是像柏拉图一样,下令赶走城邦里的诗人。


              现在看来,这些人对待艺术的态度简直让人匪夷所思。这并不意味着他们不懂的欣赏艺术小题大做,无的放矢。而是,从根本上来说,他们对艺术有着完全不同的体验,或者说,他们是最早被艺术感染,被艺术所震惊的人。安托南·阿尔托 (Antonin Artaud) 认为戏剧和瘟疫一样,是一种谵妄,也是一种感染力的狂热。 Augustinus) 看来,瘟疫袭击的是人的肉体,而戏剧败坏的是人心和道德。在他们的认知体系里,艺术乃诡异之物,艺术的感染力是一种“神圣的恐怖”(柏拉图语) ,它即可以让人感到幸福,又可以蛊惑人心,腐化灵魂,乃至动摇城邦统治的根基。


              安托南·阿尔托:法国戏剧理论家、演员、诗人


              二:背叛

              ?

              不要怀疑艺术的感染力,也不要认为只有这些权势阶层或者公众才会有抱有这种过激或者是极左的担忧和偏见。你会很快的看到,这种对艺术极端的仇视不经意间从统治者的警惕中转移到了其它人手中,而这些人恰恰是号称代表着前卫艺术的人。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当马蒂斯看到毕加索的《亚威农少女》(The Girls of Avignon) 时,他发誓说,他情愿“淹死毕加索”。在他看来,这诡异之物是对整个现代主义运动的嘲讽。


              毕加索于1909年创作的作品《亚威农少女》曾被马蒂斯视为糟粕

              ?

              相同的是,和柏拉图下达逐客令一样,马蒂斯也要清理艺术门户。不同的是,柏拉图忧虑的是城邦的命运,而马蒂斯担心的则是现代艺术的命运,正如安格尔谴责德拉克洛瓦在毁灭艺术一样。


              以往艺术对于城邦威胁在前卫艺术运动中变成了艺术对艺术自身的威胁。艺术持续发挥着它的致命影响,只是这种影响从外部社会中收缩到了艺术内部,艺术家所关心的不再是艺术能否蛊惑人心,而是谁代表了前卫艺术发展和革命的道路。在这条道路上,如果有人不在臣服革命路线,或者背叛革命路线,创作出那些不同于某种革命目标的诡异之物(比如保罗·西涅克(Paul Signac) 说马蒂斯画的是一些稀奇古怪的人物),那么革命的领袖就会怒不可遏,要“淹死”他们。


              马蒂斯和毕加索的恩怨情仇被艺术史学家 Jack Flam 写成了书《马蒂斯和毕加索的对抗与友谊》,于2003年出版。?


              因此上,前卫艺术的历史也就是一部革命领袖不断拒绝新的诡异之物的历史。马蒂斯在1906年最雄心勃勃创作《生活的欢乐》 (The Joy of Life) 引起公愤,而最愤怒的却是现代派主将西涅克,作为当时的评委会成员,他不仅想将此画拒之门外,而且还评价这幅作品十分讨厌。在他看来,马蒂斯是彻底完蛋了。一年后,马蒂斯来到毕加索工作室,看到《亚威农少女》,这次是轮到他愤怒的要“淹死”毕加索。


              马蒂斯于1905年创作的作品《生活的欢乐》也曾被认为是“诡异之物”

              ?

              在前卫艺术运动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1912年,功成名就的立体派画家们拒绝了杜尚的《下楼的裸女》(Nude Descending a Staircase) 。1917年,独立艺术家协会又拒绝了他的《泉》(Fountain) ,而这件诡异之物,其影响力众所周知。后来,当现成品艺术,波普艺术出现的时候,抽象表现主义的大师们接受不了了。


              现在被看作是现代艺术中最具代表性的作品—杜尚的现成品艺术作品《泉》在1917年创作出来之后被各大流派艺术群体所排斥


              Tabula Rasa 群展:诡异之物

              两只蝙蝠,陆垒,铁盒,烧瓶,电阻丝,70×50×30cm,2005


              三:失去

              ?

              不论是古罗马的大祭师还是现代主义时期的前卫艺术家,在对待艺术的问题上他们有两个共同的特性:其一他们是从观众的角度(尽管马蒂斯是艺术家,但他观看毕加索的作品时好不例外也是一名观众,只不过更加职业一点)而不是从艺术家(创作者)的角度来谈论艺术。其二艺术吸引他们的绝不是不是审美而是暗含着其它什么东西。大祭师下令夷平罗马剧场,他们担忧艺术会影响到宗教所教化的灵魂和道德。前卫艺术家拒绝新艺术,他们恐惧新艺术扰乱了现代艺术的革命事业。

              ?

              但是,随着审美,品味等在人们意识中的出现,艺术的一切价值和内容开始颠覆。最终,当康德(Immanuel Kant) 意义上“无功利的审美”在作品上空盘旋的时候,我们看到观众面对一件艺术作品时感受到的惊奇和狂热瞬间越来越少,最终把它作为一个自律的领域跟其它任何宗教,道德和革命的事业分割开来。


              康德著作批判力批判

              ?

              艺术失去了往昔的让人愤怒的厉害,变成单纯的审美,我们才张开双臂拥抱它。对于现代人来说,艺术作品再也不能唤醒某种崇高和神性,它既不会引发灵魂的狂热,也不会带来心灵的震颤(如果还有这种感觉的话,那可能是发生在拍卖会上)。这也是我们经常听到人们抱怨很难看到震惊人心的作品,这并不是说今天的艺术堕落了,而是我们对艺术的体验从根本上发生了变化。面对一件艺术作品,我们不再是全身心的投入其中,尝试着从心灵上去感受,而是保持一幅平静的心态在审美趣味的框架中去欣赏。艺术再也不是蛊惑人心或者让人愤怒的诡异之物,甚至连吸引观众驻足片刻的魅力也散失殆尽,更不要说动摇城邦的统治了。


              四:付出

              ?

              当观众审美趣味越来越精巧,体验感却越来越稀薄的时候,艺术家却冲着正好相反的方向去了。观众要看到一幅愉悦的绘画,艺术家却不满足于创作“无聊的就像一幅美丽的画”(德加语)。现代主义的英雄们争取艺术的自治,不再为特定的内容和观众的审美而服务。他们要创造独立的,只为表达自己观念和想法,只为自己而存在的艺术。


              这意味着,艺术家要放弃过去的各种规则和标准,建立属于自己的独特语言风格。这个时候,失去惯性的艺术创作从根本上变成了一种越来越诡异的体验。这种诡异并不是指创作一件外表看上去很怪异的作品,而是说艺术家为一个无法确定的创作而甘愿冒险,乃至付出生命的代价。北野武的电影《阿基里斯与龟》中几近残酷的塑造了一个这样的艺术家。人到中年依然默默无闻的真知寿,为了创作出能让画廊接受的艺术,可谓费劲思量。为了获得对死亡的体验,他冒险让妻子将自己沉溺水中而几乎窒息死亡。这样的情节如此熟悉,我们很容易想到,从楼上纵身一跃的克莱因 (Yves Klein) ,将毒箭对准心脏的阿布拉莫维奇 (Marina Abramovi?),打卡一年的谢德庆……


              电影《阿基里斯与龟》中男主角-艺术家真知寿为了创作作品,让妻子将自己沉溺水中而几乎窒息死亡?

              ?

              这些艺术家的创作,显然不是制作一件令人愉悦的美丽作品,而是真真切切的关系到艺术家的生死存亡,艺术成了一种冒险的事业。至此,艺术在它的历史上发生了诡异的反转,从前威胁城邦根基的艺术现在反过来威胁到艺术家的身心健康,艺术创作变成了暗含风险的工作。尼采最早敏锐注意到了这一变化:为了让一个人描绘出救赎的图景,让他在大海颠簸的小舟上全神贯注的冥思苦想,需要整个世界接受煎熬。几年之后,在《人性,太过人性》中,他将这种“形而上的需求”描述为一种癖好,一种自我沉沦,即便是“自由的灵魂”也会被“艺术最高超的效果”引入这样癖好和沉沦。艺术家变成了受难者的典范,梵高是最典型的例子,为了艺术,他将身家性命全赌在了里面。


              克莱因的“纵身一跳”


              五:分裂

              ?

              艺术之所以变得越来越诡异,让那些雄心壮志的艺术家不得不冒险行动,其根源在于现代主义追求艺术的自律,使得艺术主观性和艺术的内容素材之间发生了一次根本的分裂。在这之前,艺术创作的内容和方法是被规定好了的。在西方,能创作神圣宗教题材和历史庆典场面的艺术家才能称得上是伟大的画家。在中国,题材也是被划定界限和等级的:绘画者以山水为上品,人物次之,花鸟竹石又次之,走兽虫鱼最次之。

              ?

              经过前卫运动对艺术的解放和后现代对艺术和生活之间界限的消解。现在,一切都可以成为艺术。艺术变成了一种绝对的自由,它只在自身的逻辑和语境之中把握自己。拥有自由意志的艺术家们可以在我们生活在其中的时代任意选取浩瀚的素材,但是琐碎的生活,重复的内容,以及平淡的体验必然使得艺术家要冒险驶入更加凶险的海洋,也只有在那片风暴的中心,艺术才可能再一次成为让人惊奇的诡异之物。


              参考文献:《没有内容的人》-吉奥乔·阿甘本


              Tabula Rasa 群展:诡异之物

              Original Design,张禾名,综合材料,尺寸不定,2017


              Tabula Rasa 群展:诡异之物

              - 回放,李景湖,玻璃瓶,瓷砖,尺寸可变,2017


              Tabula Rasa 画廊正在展出


              群展:诡异之物


              参展艺术家:韩小焓,何迟,李景湖,李芃澎,梁硕,陆垒,那林呼,闫冰,张禾名,周轶伦

              策展人:康学儒

              日期:2017年7月1日 – 2017年8月22日

              开放时间:周二 – 周日 上午10:30 – 下午6:00


              关于 Tabula Rasa 画廊 |?About Tabula Rasa Gallery


              Tabula Rasa 画廊致力于推广中国本土和国际的当代艺术家,2015 年5月成立于北京 798 艺术区,是一个展览和推广当代艺术的空间,定期举办艺术家讲座、讨论会,并支持出版和研究项目。 我们的名字 Tabula Rasa 源于拉丁语,指被书写的石板在擦拭磨白后重新开始的状态。今天 tabula rasa 同时被广泛地运用在西方哲学领域,特指理论上人在没有接受感官和经验影响之前最朴质的空白状态。我们希望画廊呈现的展览能颠覆观众之前的观看经验,为新的 艺术实验提供可能性。


              Tabula Rasa Gallery is based in Beijing's 798 art district. Established in 2015, it aims to promote both?Chinese and international contemporary artists through exhibitions, talks, research and publication. The?gallery's name refers to the philosophical idea that when we are born, our minds are like a blank slate.?We hope the exhibition Tabula Rasa presents can subvert viewer's preconceptions, creating conditions?for fresh artistic experiments.


              如有更多需求请联系:

              For more information, please contact:

              info@gallerytabularasa.com


              Tabula Rasa 画廊路线指引:



              • Tabula Rasa Gallery

              • 网址:www.gallerytabularasa.com

              • 地址:北京朝阳区798艺术区706北三街

              • Tabula Rasa Gallery微信公众平台正式上线啦!长按二维码,选择“识别图中二维码”,即可立即关注Tabula Rasa Gallery公众平台


              购彩助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