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hzrh"></form>

<form id="phzrh"><form id="phzrh"></form></form>

          <address id="phzrh"></address>
          <form id="phzrh"><nobr id="phzrh"></nobr></form>
          <form id="phzrh"><nobr id="phzrh"><nobr id="phzrh"></nobr></nob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价格排行 >童年趣事

              童年趣事

              2022-02-07 10:11:42汶水之滨

              童 年 趣 事

              ????? ????????赵广忠

              ? ?人上了年纪,一般都好忘事。但是,对于五六十年前的童年故事,犹如保存在文档里资料,随时打开,历历在目,过目不忘,记忆特别清楚。我的童年是快乐的,整天无忧无虑的,不像父辈那样,不是为油盐酱醋柴发愁,就是为缺吃少穿忧虑,亦或是为春种秋收操心,为还不上债务、渡不过饥荒而酸楚,为盖不起房、买不起地而痛苦。。。。那时,我就知道饿了给娘要吃的,渴了给娘要水喝,吃饱了喝足了就出去找小伙伴们玩儿,一旦玩儿疯了,就不知道天到什么时辰了,连回家吃饭都忘了,到了饭时还得让父母沿街喊。如今到了老年,对那些陈年谷子烂芝麻的事倒感起兴趣儿,经常记起、提起也不觉得唠叨、碎气,反而津津乐道。记忆的闸门一旦打开,尘封的往事便如潮水般涌来,一发不可收拾。我复制记忆,黏贴往事,点击链接,与大家分享。

              ?一、模仿列车广播

              ??????我没有模仿的天赋,就是从小喜欢学动物叫声。生在穷乡僻壤,整年不出一趟门儿,没见过大世面,所接触到的,无非是鸡、鸭、鹅、狗、牛、羊、驴、猪和斑鸠、布鸽以及各类叫不上名字来的小鸟,这些动物倒成了我的好朋友,学它们不同的叫声,成为一大乐趣。如老母鸡下蛋后咯嗒咯嗒的叫声,大公鸡伸长了脖子报晓的声音等等,都能学得来,且有的学得还惟妙惟肖,常常引来大人们的喜欢和喝彩。

              ???我父亲是铁路工人,记得1952年在孙村火车站养路工区当工长。那年,母亲带我从家中走了20多里路,来到磁窑火车站,坐上火车到孙村车站看望父亲。这是第一次坐火车,一路上经历的全都是新鲜事。最感兴趣的是列车女广播员沿途报站:“旅客们,宫里车站就要到了,有在宫里下车的旅客,请您收拾好随身携带的物品,准备下车”,那是第一次听到说普通话,感到很新奇,虽然报的有些站名我都听不清,但是听着广播喇叭里传出的声音特别好听,便情不自禁地学起来,逗得邻座的旅客大笑了一阵儿,然后又夸我学得很像。出于好奇逞能的心理,回来后我就经常学给大人和小伙伴儿们听,大家都拍手叫好。我的小名儿叫小玉儿,二狗、小骡、栓柱、铁蛋儿、金象儿都是从小光着屁股玩儿的铁伙伴儿,几乎形影不离,年龄相差无几,就是我的辈分高一些,有的叫我小哥哥,有的叫我小叔叔,有的叫我小老爷。加之我比他们大一两岁,有点儿号召力、鼓动性和组织能力,他们都很尊重我,就自然当上了孩子王。为了在小伙伴儿面前展示一下我的模仿才能,就叫他们回家搬来小板凳儿,在院子里摆成长长的一溜,模拟坐火车,我既当火车司机,又当广播员。先是学一声汽笛长鸣,火车开了,又学一声火车在轨道上有节奏运行的“咯噔噔咯噔噔”,停了一会儿,就学广播报站,以伙伴儿们的小名儿为站名,逐个报站,“二狗车站就要到了,有在二狗站下车的旅客,请准备下车”,二狗儿就抱起自己的凳子走了,又尾随在后边摆上凳子坐好,这样依次类推,大家都反复抱凳子、排队,竟然井井有序,玩得不亦乐乎。这个游戏也吸引了更多的小朋友参与其中,火车越接越长,越玩儿越开心。



              ????? ?除了模仿广播,我还模仿唱戏。?1955年初,父亲从孙村车站调到兖州泗铁路河桥养护桥梁,我跟随父亲到兖州铁路职工子弟小学上学。父亲是个戏迷,有一副好嗓子,清唱是他的拿手好戏,工余时间经常给工友们唱上几段儿。有一天吃过晚饭,父亲带我到兖州戏院看戏。说是戏院,其实就是一个长长的、宽宽的、矮矮的大草屋,屋内有两排木柱子支撑着一道道屋梁,那时没有电灯,舞台前后两边儿挂着四盏汽灯,倒也灯火通明。戏院里没有连椅,只有用木桩支起来当腿儿,钉上木板的一排排长条板凳,由前到后、由低到高依次排起来,供观众坐着看戏、听戏,估计最多也就坐百十来人。我是第一次看戏,对戏很陌生,简直一无所知,所以弄不清唱的是什么戏名、什么剧种。一晚上就只看到舞台上有黑脸的、白脸的、花脸的出出进进的,有的唱,却听不清唱词,听说话才能分辨出是男是女。有的手里拿着个枪头子,舞舞扎扎的,轮番上下。虽然看不出什么道道儿,可对不同角色的不同唱腔感兴趣。觉得那时的记忆力好像特别强,不管是男腔儿还是女调儿,听一遍就基本上记住了,就能大差不离儿的哼上几句。打那以后,我又爱上了学戏,不会唱词,就自编唱词,胡乱哼唱,还偏爱反串,模仿女唱腔。当然,比李玉刚差远了。

              ? ? ?

              二、自制礼花

              ? ? ??童年的又一大趣事,是和小伙伴儿们一起亲手制作礼花?;鹆?。孩提时代逢年过节除了盼穿新衣服,吃好东西,就是有好玩儿的。跟着大人赶年集,到了炮仗市,就站在炮仗桌前挪不动腿,三声两声叫不走,非得叫父母生拉硬拽还得打着下坠才勉强离开,就是哭着闹着想买挂炮仗。父母一是怕不安全,不敢给买,二是手中钱少,舍不得给买,不得已,只能给买把礼花,糊弄着小孩儿不哭就行了。二狗儿的哥哥叫大狗儿,比我年长两岁,在石桥村他姥娘家上小学,见识多、经历多、点子也多,就把在姥娘家过年时玩儿过的自制礼花?;鹆陌严反颐?。具体做法是:找一个铁盒子,用铁钉把盒子浑身扎满了细眼儿,再在盒子上口两边儿扎两个对称的孔,栓个铁条系,铁条系上边再拴上两米左右的绳子,绳子上头栓个圆铁环,把铁环套在一根两米左右长的木棍上头,把两个铁钉钉在木棍儿头上,用以挡住铁环儿既可以自由转动,又不至脱落。这些事做好了,下面就开始准备木炭和鉄屑了。我的任务是带着二狗儿、小骡等伙伴儿到左邻右舍挨家挨户掏锅底,收集木炭,寻找废铁片、锅茬子等。谁家锅底有未燃烧尽的的木炭,就扒出来装在小木盒里,一点点儿攒起来,积少成多。过年过节之前,就得备好足够的木炭和废铁。这个活儿也不好干,有的锅底没有,有的不多,等到掏出来,往往弄得一身脏,灰头土脸的。为了尽量多找一些木炭,我们实行包干儿,个人想个人的办法。废铁就更难找了,往往犄角旮旯都扒拉遍,却收效甚微,甚至一无所获。不得已,就求助大人?;故谴笕嗣诺蓝?,在最困难的时候,总是给我们以惊喜。

              ? ? ? ?大狗儿是?;鹆?总策划、总指挥,也是具体操作手,一人身兼数职。木炭、废铁都备好了,他还得把废铁砸成小碎块,然后把木炭和铁块分层装进铁盒子里。每逢年初一、正月十五和中秋节晚上,伙伴们都不约而同地来到事先选择好的空旷场院里,等待欢乐时刻的到来。大狗儿一手提着装满木炭和铁块的铁盒子,一手拿着木棍儿,,放下全套道具,就像发射卫星那样,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倒计时,开始!点火!起棍!大狗儿默默地记诵着口令,轻轻起身,两只手稳稳地攥住木棍儿,一头插在地上,一头斜向上,缓缓地摇动木棍儿,铁盒里的木炭被自然形成的风一吹,就慢慢的燃起来,随着摇动的频率逐步加快,火焰越来越旺。一霎时,一个火球在空中飞转,活像一条火龙腾飞,顿时照亮了夜空,大家鼓掌齐声叫好,瞬间进入了高潮,打破了小山村夜晚的寂静,增添了无比的快乐,不仅是小伙伴儿们爱看,也引来半个村子的男女老少前来赏观,好不热闹。这个活动一直持续了五六年。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小伙伴儿成了大小伙子,都先后陆陆续续走出去到外地上学,活动就自然中断了。

              ?????

              ?三、数数计时

              ?????我的 这些小伙伴儿们,既有天真活泼烂漫的天性,也有被家长娇生惯养、爱着、疼着、宠着而形成的拖拖拉拉、自由散漫的不良习性,人人都有自己的小脾气。在一块儿玩儿,就难免发生一些不愉快、不顺心、不守时、别别扭扭的事。为了能把他们拢在一起,形成一个团结活泼积极向上的小团队,玩儿得更尽兴,乐的更舒心,我们之间互相帮助、互相守信、互相爱护玩具,互通有无,不论谁有新玩具,大家都共同享有,玩儿完以后各自归各自,各自带回各自的家。小骡儿的叔叔在湖南衡阳铁路工作,每次回家探亲,都会给他买回一些新玩具,所以他的玩具最多。这次他叔叔给她买回一个很精致的两只对着头的铁公鸡,用手一按按钮,一只公鸡抬起头来,一只公鸡低下头啄米吃,很可爱,很好玩儿,大家都想看看玩玩儿。小骡本来舍不得拿出来玩儿,经大家一说,他说回家拿来给大家玩玩儿??墒?,谁知道他一去还回来吗?他家离我家也就二百米远,有去无回势必扫大家的兴。我们就给他限了个数,来回数三百个数,他边走边数数,我们也同时数数,结果数到一百八十个数他就回来了,大家喜出望外,皆大欢喜。从此,我们就用数数的办法来计时互相约束各自的行动。

              、??有一天,我们玩儿跑步比赛,看谁跑的最快,衡量的办法,还是数数。共六个人,由一人专门数数,那五个人都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同时起跑,同时数数,跑一个来回,谁用的数字最少,谁就是跑的最快的。结果,二狗儿用了150个数跑完了一个来回,夺得第一名,其他的也相差无几。在没有秒表的情况下,用数数计时,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公正、公平的。更何况这是一场小伙伴儿之间的游戏呢。

              ? ? ? ?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可逆转,时光不会倒流,岁月永远不能从头再来。然而,回忆童年的往事,犹如一场晚餐盛宴,细细品尝着一道道菜肴,虽然有些清淡,却有滋有味,回味无穷。仿佛使人又回到了童年,忽然觉得年轻了许多。童年难以忘记,童年值得回忆,童年永驻心间。


              作者赵广忠?,岱下宁阳青后人,本科学历,新矿集团退休职工,原任职务良庄煤矿纪委书记。在部队历任战士、文书、班长、团政治处通讯报道组通讯员;在公社属临时工,任秘书、新闻报道员、打字员;在煤炭企业历任采煤工、秘书、党委办公室副主任、主任、党务工作部部长、党委委员、纪委书记等。在省部级及以上报刊发表稿件一千多篇40万字;起草机关公文上千万字;主编并执笔46万字的企业志;为朋友代写20万字的家史;撰写800多篇近60万字博文。? ??电话:18105483378??

              图片来源网络


              购彩助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