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m id="phzrh"></form>

<form id="phzrh"><form id="phzrh"></form></form>

          <address id="phzrh"></address>
          <form id="phzrh"><nobr id="phzrh"></nobr></form>
          <form id="phzrh"><nobr id="phzrh"><nobr id="phzrh"></nobr></nobr></form>
              当前位置:首页 > 价格排行 >“关二爷睁眼!”刺青杀人事件!(六十一)

              “关二爷睁眼!”刺青杀人事件!(六十一)

              2021-02-12 10:27:09丹凤眸子

              小晗一斧子一斧子的砍在了纳兰星辰的身体上,直接将纳兰星辰尸体,砍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

              ????血水,喷在了她的脸上。

              ????清雨又把血水冲干。

              ????小晗的脸,一会儿是干净的,一会儿是肮脏的,和她曾经是想和纳兰星辰长相厮守,还是想杀纳兰星辰同样纠结。

              ????很快,纳兰星辰的尸体,成了一小块,一小块的。

              ????她生生的用牙齿撕掉了尸体上的每一块肉,一边吃,一边流着眼泪。

              ????她喃喃的说:我在这些年里,看了很多书,有本书说,吃掉恋人的肉,下辈子投胎,双方还能当恋人——下辈子,希望鸾凤和鸣!

              ????小晗做完了这一切,连接好了断掉的鱼线,接着爬到了树上,将斧子给别在了机关里面,然后下了树,跪在了祖坟面前。

              ????她抱着纳兰星辰的头,流着泪的说道:你以为你死了,就逃得出我的手掌心吗?青鸾火凤,永不分离。

              ????她一口咬断了鱼线。

              ????那把斧子,再次飞了过来,在空中划过了一条漂亮的弧线,砍在了小晗的脖颈上。

              ????……

              ????我把“青鸾火凤”的事,讲了出来。

              ????纳兰星辰身体委顿,坐在了沙发上,不敢相信的说:我前世竟然当过将军?我前世竟然和小晗,就是夫妻?

              ????“天注定的姻缘,谁也毁不了?!?/span>

              ????我对纳兰星辰笑了笑,又看向了小晗:你想起了什么?

              ????“我全部想起来了,我全部想起来了!”

              ????小晗忽然泪如雨下,扑向了纳兰星辰,不停的流着眼泪:星辰——再也没有人能把我们分开,我们一直走到白头,一起死去。

              ????“恩!”

              ????纳兰星辰也抱住了小晗。

              ????横跨千年的爱恋,如今,算是终于修成正果。

              ????本来该是八百年前的一个拥抱,却一直耽搁到了现在。

              ????两人互相抱住,那叫一个温馨。

              ????两人都留着眼泪,我却慌忙掏出了一个用来分装“颜料”的小玻璃瓶,迅速接住了两人那豆大的泪滴。

              ????两人对我怒目而视,问我做什么。

              ????我说:你们继续,你们继续,千年之恋,再哭一会儿,我就接点情人泪,有用。

              ????我昨天跟陈雨昊说过——要给他改图,需要凑齐四大项,情人泪、情人魂、荡.女经血、善婴魂。

              ????这下子,咱就先弄到了一件改图的材料了——情人泪。

              ????都说情人泪是最痴情的情人,留下的热泪。

              ????穿越千年、历经两世的爱情,算不算最纯洁、最痴情的情人?

              ????我收到了情人泪,回头去看陈雨昊和冯春生。

              ????冯春生正背着身,悄悄的流眼泪,说他年纪大了,看不得这么“大喜”的一面。

              ????我是真服了,人家情人相聚,跟你个半大老头有啥关系?

              ????倒是我没有想到,一向高冷的陈雨昊,竟然也动容了。

              ????看来这人,真的是内热外冷。

              ????别看高冷,其实有一颗真诚的心。

              ????要说今天千年之恋的事情,水落石出,但总有人煞风景呢。

              ????小晗和纳兰星辰,两人两世重逢,正哭得酣畅淋漓呢。

              ????忽然,那些墙壁上的影子,竟然异口同声的让小晗杀掉纳兰星辰。

              ????尤其是那个领头的佝偻影子,呵斥道:我想起来了,我是族长,也是小晗你的祖母——纳兰星辰,害死了我们所有人,杀掉他!

              ????小晗听了,立马和纳兰星辰分开了,跪在了那佝偻影子的面前:事情都过去了。

              ????“过去了?灭族之仇,也能穿越千年的?!必陀白又缸拍衫夹浅剑耗阋遣欢?,老身亲自动手。

              ????这就让我看不下眼了,我指着那佝偻影子骂道:哎!你胡说八道一些什么?灭门抄家的,是元军,你赖纳兰星辰干什么?就算是要赖,八百年前,纳兰星辰已经在你们家的祖坟前,自尽了,你还要怎么样?纠缠别人九生九世?

              ????“不答应!灭族之仇,不共戴天!”

              ????那些墙壁上的影子,一个个的都吼了起来。

              ????这下烦躁了,这边是大喜,这群老顽固的小鬼,是要把大喜变成大悲?

              ????我问陈雨昊:小雨哥,直接把这群小鬼打得魂飞魄散,让他们别在这儿起哄架秧子。

              ????陈雨昊清了清喉咙,说道:一码归一码,鸾凤和鸣,千年之恋,我的确动容,但是——这群小鬼,要杀了纳兰星辰,也的确是“因果”,我有我的原则,这因果,我不能惨和。

              ????咦!

              ????小雨哥这人性情是真的古怪。

              ????但他不帮忙,我们也没有什么办法。

              ????听说陈雨昊绝对不插手,那佝偻影子顿时嚣张了很多,颐指气使的说:小晗,拿起桌上的刀,砍掉他的头!

              ????纳兰星辰一旁说道:你们到底干什么?前世的事情是前世的事情,我又不认识你们,你们为什么逼我和小晗?

              ????我实在看不下去了,指着那佝偻影子说道:丫特么胡咧咧什么——这是什么年代了,朝廷都没了,你还在这儿装大头蒜呢?滚犊子好吗!

              ????接着,我又说:你们别以为小雨哥不插手,你们就能耀武扬威,我现在还给你们机会,你们待会再不走,我就喊人了。

              ????结果,那墙上的小鬼影子,依然没有给我面子,大声的逼着小晗用刀,砍死纳兰星辰。

              ????我实在受不了了,直接给仓鼠打了个电话,让她来一趟。

              ????对付这群作祟的小鬼,只有仓鼠才管用。

              ????很快,仓鼠就来了。

              ????我把这边的事情,跟仓鼠说了,仓鼠听了纳兰星辰和小晗的恋情,那叫一个感动,餐巾纸都擦了半包,接着,她顶着红彤彤、肿的像小桃子一样的大眼睛,走到了沙发面前,双手叉腰,撸起了袖子,怒目圆睁的呵斥道:我仓鼠发话了,今儿个,你们这些小鬼,该去哪儿就去哪儿,不然,我就要你们魂飞魄散!

              ????“哪儿来的女娃娃!这么不知道家教礼数?”那墙上的黑影骂道!

              ????仓鼠忽然变得十分凶恶起来,抬头吼了两句:一见发财!天下太平!

              ????一见发财,天下太平,是“黑白无?!本胁豆砘晔焙虻摹翱庞铩?,现在仓鼠一吼这两句话,那群小鬼,吓得一个个浑身跟打摆子似的。

              ????仓鼠是个“无常命”??!

              ????能吃鬼,鬼也怕她!

              ????那佝偻身子,一扫刚才对仓鼠的无礼,低头说道:对不住对不住,原来是鬼差大人来了——族人们,走,走!

              ????“给你们三秒钟,立刻给我消失,如果你们还来,下次,我就生吞活剥了你们!”仓鼠说完,再吼三声:一见发财,天下太平。

              ????她三声吼完,那群鬼影顿时无影无踪。

              ????千年之恋,总算没从大喜,变成大悲。

              ????小晗和纳兰星辰,再次抱在了一起。

              ????我们几个,干脆直接拿出手机,放起了“婚礼进行曲”,算是当一个合格的“千年之恋”的见证人吧。

              ????这事我们算是处理完了,但我一分钱都没要纳兰星辰的,我知道他有钱——但是,这么浪漫的时刻,我不希望金钱,搅乱了浪漫的味道。

              ????我们几个,放完了曲子,安安静静的退出了房间,让纳兰星辰和小晗,在二人世界里面独处,他们估计有很多的话要说,我们几个……就不添乱了。

              ????这次我们帮纳兰星辰处理完了“鬼事”,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纳兰星辰隔三差五的喊上我们几个,去他的酒吧,听他唱歌。

              ????纳兰星辰后来一直都喜欢唱这一首他自己写的歌,歌名叫《刺青》,歌曲的内容,大概说的是明朝一位大将,凯旋而归,铺十里桃花,迎娶他老家爱人的故事。

              ????在场的迷妹、迷弟都觉得这首歌非常好听,但是,他们压根不知道这首歌的名字,为什么叫《刺青》。

              ????直到纳兰星辰在唱完了歌之后,给他的粉丝们解释“千年之恋”“鸾凤和鸣”的故事,迷妹迷弟立刻潸然泪下,原来这里面有一个这么“残忍温馨”的故事。

              ????同时,纳兰星辰也为他的粉丝们,介绍了我,说我是闽南的“阴阳刺青师”。

              ????要知道,纳兰星辰的粉丝,有许多土豪,有钱的老板、富二代、富婆。

              ????他把我带到了闽南一个比较高端的圈子里,对我往后的“阴阳绣”事业,起到了不小的推动作用。

              ????这些都是后话,暂且不提。

              ????我们几个,处理好了“千年之恋”的事情,回了纹身店。

              ????这次给纳兰星辰出活,实在可以,吸收纳兰星辰的人脉是我当时没有预料到,我当时想的是——至少我知道“鸾凤和鸣”的阴阳绣怎么做了。

              ????这个阴阳绣,我师父可没教过我。

              ????这是一个可以推广爱情的阳绣。

              ????我在店里,看了一眼陈雨昊,问:要不要给你和柷小玲,纹个鸾凤和鸣。

              ????纳兰星辰直接对我怒目而视。

              ????我只好作罢,不提这个茬。

              ????晚上,我们的店,差不多搞完了,一切都OK,明天去请人,后天开张了。

              ????新店新气象,就是不知道到时候有脸没脸?

              ????这三元里开店的,哪家新店开门,不是各种名人,各种领导、大腕、土豪捧场,要是没有,新店第一天,脸就算栽了啊。

              ????我能请到领导,估计就竹圣元一个人?

              ????其余的人呢?去哪儿请呢?我有点忐忑……

              话说回来,不管怎么忐忑,店还是要开的

              ????当天晚上,我就开始联系人了。

              ????首先,我给咪咪打电话。

              ????这两天也没见咪咪了,不知道她去哪儿了。

              ????电话接通了,我问咪咪去哪儿了。

              ????咪咪说在香港。

              ????我说你去香港干什么,接着我说:对了,咪咪,后天我们新店要开张,你作为营销总监,是不是亲自到场。

              ????“咯咯,一共才五六个人,还营销总监呢?!边溥湫α诵?,说她可能来不了,她在香港,帮我联系生意在,一位挺大的老板,见面的时间,也定在后天。

              ????我说你这是出去给我拉生意去了???

              ????咪咪哈哈一笑,说是的,还得指望我开工资呢,我多赚点,她就多赚点。

              ????我心里有点暖,咪咪办事真的是靠谱,敬业,有效率。

              ????我点点头,说了一声谢谢,说我们一定会把开业典礼录下来,到时候给她看。

              ????咪咪说可以,接着她说她的小姐妹约她出去吃饭了,就挂了电话。

              ????我收了电话,接着给陈词、竹圣元、黄昆仑打了电话,约他们一起参加我的开业典礼。

              ????他们当然都应允了。

              ????接着,我又跟纳兰星辰打了电话,也约他来参加我的开业典礼。

              ????不过,纳兰星辰沉默了半天,并没有答应。

              ????我寻思着纳兰星辰也是明星,来了肯定得给我添光加彩啊,没成想他没有答应?

              ????这时候,电话旁边的小晗凑到话筒前,对我说:于水哥,其实纳兰从来不参加商业性的演出,开业典礼啊、什么商场开业啊,他是绝对不会去的。

              ????“哦,哦!”我苦笑一声,有点失落,说没事,没事,我就是问问。

              ????我话音刚落,纳兰星辰说话了,他说:没问题的——后天你开业,我一定过去,这是恩情,要报!

              ????我听到这话,激动得不行不行的,说:那就谢谢哥了。

              ????有了纳兰星辰,我的开业,至少不会特别惨吧。

              ????我心情好了不少,把能联系的人,都喊了一遍,然后,等着开业。

              ????这次开业,和我第一次开业不一样。

              ????我以前的纹身店开张,也没谁关注,我反正是破罐子破摔了,现在不一样了,三元里的店开张,在周围商圈也不是小事啊,谁也不是糊弄事的搞一下,都要搞得热热闹闹的。

              ????再加上三元里这边的顾客,口袋里闲钱不少,他们比较看重排场。

              ????如果你排场不够,人家还觉得你实力不够,往后来你店里的几率,不会特别高。

              ????而且周围店里,瞧你格调不高,也可能经常打压你,比如说老给你找点小麻烦啊什么的。

              ????所以,我心情,依然忐忑,但我也弄了签到墙啊、剪彩啊,一些开业必须要的程序。

              ????好不容易,一天捱过去了。

              ????很快,我店真的要开张了。

              ????开张的时候,一大群人把我的店给围住了。

              ????有商圈的顾客,也有其余来看热闹的店家,门口被围得水泄不通。

              ????本来定在十二点钟正式开业的,结果,这群人,彻底把我们这边,搞得热闹得不行。

              ????我也不能白浪费这么高的人气啊,我让李向博帮我去外面放了至少十挂鞭炮。

              ????从早上九点多,放到十一点。

              ????十一点开始,我请的人,开始来了。

              ????首先来的竟然是竹圣元。

              ????竹圣元穿着西服,挺帅的,进了门,外头不少看热闹的人都窃窃私语。

              ????他们这群人里头,什么能量的人都有,有的能量很大,估计是认识竹圣元。

              ????我这儿,算是长了脸面了。

              ????我连忙把竹圣元请到了里面。

              ????我们在店子里面,摆了七八桌,就是为了搞今天的中午饭,菜是酒店定的。

              ????竹圣元来了,没多会儿,张哥来了。

              ????张哥在咱们市,有点名气,稍微跟黑道沾边的,都认识他。

              ????他一过来,我明显感觉到外头不少人给张哥让道了。

              ????“哎哟!水子,你这店开得可以??!以后财源广进,照顾照顾你张哥?!苯幼?,张哥环视了周围一圈,说道:别看你张哥现在有点人气,但也是半老黄花了,往后啊,蹦跶不了几年啦。

              ????虽然我和张哥有过节,但我面子上当然要托着,毕竟今天张哥也来托我的面子了。

              ????我说张哥你是有道行的人,这以后,财源广进的人,那得是你张哥??!

              ????“哈哈!”

              ????张哥笑了笑,进了我的店里。

              ????这时候,外面围着的人,窃窃私语得更厉害了,以为我和黑道的人有勾结,以后估计不敢来惹我。

              ????再然后韩老板、二狗子他们都过来了,也给我长了不少脸。

              ????我开头还怕我们店的名头,立不起来呢?现在看周围那群看热闹的群众窃窃私语的,我就知道,今儿个咱们店里的名头,算打出去了。

              ????不过,开业店里,最**的时候,还得是纳兰星辰的到来。

              ????三元里开店的,那都是很有实力的人,他们多半都是认识纳兰星辰的。

              ????纳兰星辰直接到了店门口,说道:今天,于水兄弟开业大吉,我呢,是来给他唱歌的!

              ????他话音一落,这周围就不是窃窃私语了,而是开始大声讨论了。

              ????“哎哟!这哥们哪儿的路子???这么野?纳兰星辰都请得过来?”

              ????“纳兰星辰是谁???”

              ????“前些年全国特火的歌手,这些年,销声匿迹了?!?/span>

              ????“那有啥好说的,不过就是一个过气的歌手,演出一场,估计也就万把两万块钱,有什么难请的?”

              ????“哎!老张,怪不得你开个破珠宝店呢,你说话放尊重点,纳兰星辰可不是什么过气歌手,他在酒吧唱歌,去听歌的,不乏咱们市里有头有脸的主,上次开望江楼楼盘的米总,知道不?那个女老板,迷了纳兰星辰好多年,上次开价三百万,邀请纳兰星辰去她的生日宴会上唱歌,人家立马就拒绝了,纳兰星辰,不是花钱请得到的人!”

              ????“哎哟,那这家店的老板,什么来头?”

              ????“谁知道?反正来头不小,、运输龙头沙二狗沙二爷,混得风生水起的张哥和韩兵韩老板,不都来了吗?这哥们,不是普通人!以后,跟他打好关系,有客人的给介绍介绍,吃不了亏,要是蹬鼻子上脸呢?呵呵,别怪老哥没提醒你们,出事的可能性很大!”

              ????外面一阵议论,我心里是真高兴,没想到,纳兰星辰在三元里这边的号召力,这么强!

              ????纳兰一首歌唱罢,就把我拉到了屋子里,说他唱完了歌,还要陪小晗出去走走,所以中午饭,就不吃了。

              ????我立马说理解。

              ????这纳兰来唱歌都是给面子了,咱还能要求啥,连忙给他封了一个大红包。

              ????纳兰星辰直接摆手,表示不要,说:你给我和小晗办阴事,一分钱没收,今儿个咱过来,也不能要钱,咱们的交情,不是赤果果的金钱交易,玩的是一个滋味。

              ????“星辰兄,有谱?!蔽冶阅衫夹浅剿档?。

              ????纳兰星辰笑了笑,摆了摆手,离开了我的店。

              ????快到十一点四十了,人也差不多来齐了。

              ????我心里这叫一个美滋滋啊,开始带着人,先去签名墙签名了。

              ????大家一个个的签完了名,三元里不少店主也来跟我蹭关系,都要在墙上留下了名字。

              ????不过,在这些店主签完了一半的时候,忽然,我店门口,传来了一阵高声大喝:北京城,八门居中叶赫那拉.苏和夏,预祝于水老板,财源广进,开门大吉,不过,夏爷事多,这次,来不及亲自前来,就差遣我,来给“于水”老板送上一份贺礼。

              ????这声音一爆发,紧接着,我听到签名墙上,传来了九道闷响。

              ????咚、咚、咚……

              ????我往那墙上一看,发现有九根黄澄澄的金条,扎在了我的签名墙里面。

              ????这九根金条,让我大为吃惊,想不到那夏还记得我的事呢。

              ????这九根金条,也晃花了那签名的三元里店家的眼。

              ????“卧槽,这请来的客人,也太夸张了吧——九根金条??!”

              ????“这人手上有功夫,九根金条,一根根钉得那叫一个稳当!”

              ????“啧啧!这家店的老板,真不是一般人啊?!?/span>

              ????我则迎向了人群外。

              ????人群外,站着黄昆仑和那夏留给他的那个崩拳高手。

              ????刚才那金条,也应该是那高手所打。

              ????黄昆仑对着我一抱拳:于水老板,财源广进,日进斗金呐!

              ????我笑了笑,对黄昆仑说道:这算啥?来,黄爷,今天,你得帮我剪彩啦!

              ????“小事,小事?!被评ヂ厮滴医裉觳攀侵鹘悄?,新店开业,阴阳绣要发扬光大了。

              ????我指着二狗子说:都是狗哥给我的店,要不然我哪儿开得起啊。

              ????二狗子一旁哈哈大笑,说:水子,今儿个我还有一份大礼呢。

              ????我问什么礼。

              ????二狗子说他今天跟几家出租车公司的老板,都打过了招呼,今儿个,全城的出租车的广告牌子上,都是我店开张的消息。

              ????我说是吗?

              ????我站在石墩子上,往路边一看,还真是,我就看到两三辆出租车,那“走马灯”牌子上,都是一句话:祝贺于水“天罡物华”阴阳绣纹身店开张,大吉大利,财源广进。

              ????哎哟!

              ????我还说今天排场不够大呢,没成想,今天的排场,也太大了吧?

              ????不过,这排场大是真有好处,那些签了名的三元里商家,又奔走相告,结果,整个三元里商圈,每个店都派了一个代表,来我这儿签名,来的人,都跟我道了一声喜。

              ????这叫什么?

              ????这叫打响了头炮——开门红。

              ????冯春生偷偷告诉我:你小子以后,可不用怕有人欺负你了,这么大的排场,已经敲山镇虎了——那些家伙,现在是怕你欺负他们??!

              ????我笑了笑。

              ????接着,冯春生又把我拉到了一边,问我:对了,你前两天破了“婴儿符”和“善财童子”的事后,你说你想到了一个在张哥和韩老板之间周旋的招,要在今天开业典礼上用,这事,你可别忘了。

              ?冯春生提醒我要记得“放大招”,在张哥和韩老板、竹圣元之间,尽量找到一些周旋的机会。

              ????这事,我当然记得了。

              ????我把仓鼠喊了过来:仓鼠,我昨天让你准备的东西你准备好了没?

              ????仓鼠说准备了,接着她小跑到了纹身店里面,拿出了一个红色的袋子,递给了我。

              ????我把红色袋子里的一个小木盒子掏了出来,接着,我打开了木盒子,给冯春生看。

              ????冯春生低头一看,发现里面是一个“银锭子”,古时候叫银元宝。

              ????他有点不理解了,伸手拿出了银锭子。

              ????那银锭子不是一个整的,而是分成了两半,合成了一个整的。

              ????冯春生掂量掂量了银锭子,把它放进了木盒子里面,接着问我:这银锭子,花了多少钱?

              ????我说:大几千。

              ????“你就想把这银锭子,交给张哥?然后张哥看在这大几千的面子上,放咱们一马?你当张哥和韩老板是要饭的呢?”冯春生坏笑着问我。

              ????我笑了笑,说首先得纠正你一个观点,我可不是求他们放过我们一马,我是要让他们看在我的面子上,跟我合作?

              ????“啥?兄弟,你活在梦里面呢?”冯春生差点被我气晕了。

              ????我说有没有效果,你到时候就知道了。

              ????接着我让仓鼠把这银锭子,直接交到张哥的手里去,对了——还要交代一声,说是我亲自送的。

              ????“好叻?!辈质竽米判∧竞?,进了店里。

              ????冯春生摇了摇头,说我这事,办得估计不靠谱。

              ????“靠谱不靠谱,看效果?!蔽倚α诵?,继续张罗这次来的宾客。

              ????几乎所有的宾客,都接到了我发的烫金名片。

              ????“阴阳绣,绣阴阳,生死富贵,出入平安?!?/span>

              ????阴阳绣的招牌,应该是彻底打响了,大概有十几个人,已经办了我们纹身店里的VIP卡,今天的成绩,我还是很满意的。

              ????不过由于人多,本来定在十二点的剪彩,我们搞到下午一点半才开始剪。

              ????剪彩是我、黄昆仑、张哥、韩老板和竹圣元、二狗子,几个人一起剪的,图个好兆头。

              ????剪彩完了,就是吃饭了。

              ????在落席的时候,有个长得矮小、三十来岁的戴眼镜男人,不停跟我敬酒,我也不知道他是谁,反正他一个劲儿的跟我拉关系。

              ????我有点奇怪,不过今儿的排场,有怪事,那也是见怪不怪。

              ????天下熙熙,皆为利兮,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我纹身店的开张,代表三元里,又多了一家店,进入了金钱滚滚的三元里,分一杯羹,我们也是趋名逐利,所以有点怪事,正常。

              ????吃酒一直吃到三点多,大家才开始散去,我就站在门口送客。

              ????冯春生也陪着我在。

              ????我一直送到了张哥和韩老板他们的时候,张哥忽然热情的抱住了我,然后松开,脸上堆满了笑容,说道:兄弟,渡尽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以往的事,就算过去了,往后,我我罩着你,你托着我,咱们兄弟其利断金,不枉今天我和韩老板,亲自来你这开业典礼上走一遭了。

              ????“好说,好说?!蔽乙捕崖诵θ?,跟张哥说了一阵。

              ????等两人一走,冯春生锤了我肩膀一拳头:水子,你那锭银元宝?这么管用呢?这里头啥说道???讲讲?

              ????“待会再跟你说,先送客,送客?!蔽叶苑氪荷恍?。

              ????我继续送客,不过,在我目送宾客离去的时候,我瞧见,竹圣元、张哥和韩老板三人,竟然在停车场外,有说有笑,期间,竹圣元还给张哥和韩老板两人发烟。

              ????我再次想起了彭文曾经拍到的韩老板、张哥和竹圣元一起吃饭的照片。

              ????难道说——这三人,真的有千丝万缕的联系?

              ????我晃了晃脑袋,不管竹圣元是不是和张哥他们有联系,至少现在的我,找到了一张“缓兵符”了。

              ????最后一位送走的,是黄昆仑。

              ????黄昆仑依旧是那副洞穿世事的目光,他望着我,微微笑道:水子,你今天这两手,玩得不错。

              ????“哦?”我看向黄昆仑。

              ????黄昆仑说:你先找齐了你认识的所有社会能量,在三元里的商圈,来一手敲山镇虎,不错,不错。

              ????“哟,被黄爷看穿了?!蔽也晦喜晦蔚男ψ?。

              ????黄昆仑说:敲山震虎这一手,玩得是溜,至于你第二手,在张哥和韩老板身上玩的那手“与虎谋皮”,一定会是你往后日子里的一个折点——这个折点,是让你从兴盛到衰落,还是从兴盛到极盛,不好说啊——至少我黄某人,看不透。

              ????我听黄昆仑这么一说,心里也有点不得劲,但依然笑脸,送走了黄昆仑。

              ????等送走了诸位宾客,我关了纹身店的玻璃门。

              ????今天不营业嘛,明天才正式开张。

              ????我又回了店里,感觉浑身的不舒坦。

              ????刚刚坐下,冯春生又问我银元宝的事,问我怎么银元宝一拿出来,就让张哥那么亲热。

              ????我笑着说:春哥,你不是闽南人,没听过闽南流传很广的一个民俗故事。

              ????冯春生问我什么故事?

              ????我说闽南以前有两个兄弟,一个叫阿大,一个叫阿二。

              ????兄弟俩父亲死的时候,留给他们一锭银元宝,阿大想去北方做生意,阿二非要留在本地,怎么办?最后两人因为这个分歧,大打出手,最后,兄弟俩很生气,骂道:干脆一斧子劈开这锭银子,一人一半,然后老死不相往来。

              ????过了几十年,这两兄弟,都混成了人中之龙,阿大在北方,成了很大的“古玩店”老板,阿二呢,在本地做染布厂做得也是有声有色。

              ????在两人都到了七十岁的时候,阿大要落叶归根啊,他回了闽南,抱住了兄弟,说自己很后悔,这么多年,意气用事,想念兄弟,也不好意思回来,现在,他才鼓起勇气回来了。

              ????阿大阿二多年不见,自然是热泪盈眶。

              ????最后阿大从口袋里面,摸出了那半锭银子,说他出走的时候,就已经后悔了,所以,这半锭银子,他把他当成阿二,哪怕在北方,吃尽了黄沙,差点死在北方,也没舍得用。

              ????阿二也掏出了半锭银子,说他也是一样的,念着兄弟情义,这半锭银子,始终舍不得花出去。

              ????阿大和阿二,再次抱在一起痛苦,最后,两人决定,把这两个半锭银子,合二为一,作为传家宝往下传,告诉后人——兄弟情义不可忘。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寓意,叫分银则分财,合银则合财。

              ????张哥也是闽南人,懂这个民俗故事,自然也懂我那一锭银子里,隐藏的话了。

              ????冯春生点点头,给我竖起了大拇指:你这是用一锭银子,告诉张哥,我要和你合作啊——但你脸皮薄,这么恶心的话,肯定不说,一锭银子,直接把话说了,还是有智慧的。

              ????我笑了笑,说雕虫小技。

              ????接着冯春生又说:不过,你打算和张哥合作?这不是“与虎谋皮”吗?张哥和韩老板是恶棍,你跟他们一起做事,不怕冲了阴德?

              ????我说当然不会合作,只是给张哥一个比较“暧昧”的态度,他不是觊觎我阴阳绣的手艺吗?我就给他一个念想,咱们和他,处于不远不近的关系里面,而且我估计,张哥找了我,也不至于给太凶狠的活给我——至少,他会在两三年之后,才会给我比较阴毒的活——这叫温水煮青蛙,所以,开始的活,还是可以接的。

              ????冯春生恍然大悟:我明白了,你是利用这段“接善活”的时间,作为缓冲期啊,这“与虎谋皮”原来是一招缓兵之计。

              ????对喽!

              ????我喝了一口茶,接着又说:哎,春哥,我有一件事,得跟你说一下,刚才黄昆仑,看出了我这一手,说我这“与虎谋皮”是往后一段生涯的折点,但往好了折还是往坏了折,就不一定了,你理解这话吗?

              ????“理解??!”冯春生说道:你小子要能不被浮云遮望眼,不被张哥和韩老板的金元大棒同化,变成他们的爪牙,你这一手缓兵之计,那就是好事,如果你最后成为了张哥和韩老板的帮凶,那注定咱们兄弟分崩离析,众叛亲离,你也堕入阿鼻地狱。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事,是得注意啊,出淤泥而不染,注定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我会坚定决心的。

              ????我和冯春生在店里谈事。

              ????龙二、和陈雨昊下棋,柷小玲和仓鼠一起在店里的健身室里健身的时候,我发现一件不对劲的事,有个人,一直拿着脸,贴着我们店门毛玻璃上,往里面瞅。

              ????开始瞅了两次,我还以为是哪个好奇的路人,想看看我们店里到底是干啥的呢?结果,不是!因为现在,往里面瞅的人,竟然又来了,第三次,他不但贴在毛玻璃上往里头看,还轻轻的敲门。

              ????我这就有点毛了——难道咱们才来,就被小毛贼盯上了?

              ????我快步走到了门口,把大门给拉开。

              ????门口,站着一个矮小的男人。

              ????这男人,就是中午,我们在店里办喜宴吃饭时候,那个一直敬我酒的三十岁眼镜男。

              ????他想干啥?

              ????我铁着脸,问他:你要干啥?

              我问那个男人:你想要干啥。

              ????那男人推了推夹在鼻梁上的大黑框眼睛,干笑一声,说:阴阳绣,绣阴阳,是不是真的???

              ????我盯着那男人看了一眼,说:是真的!没错,你是,找我问生意的事?

              ????“是,是!”那男人搓了搓手,指着门外说:三元里商圈第二区,有我的店,我是提供性快乐服务的,鄙人黄千万。

              ????“性快乐服务的?拉皮.条?”我问黄千万。

              ????黄千万让我别把话说得那么难听,他的活,比拉皮.条要高级多了。

              ????用他的话说,就是让人感受到“极致”的性快感,接近人类的极限。

              ????我听着,还是觉得这事拉皮.条的,那东莞那些“莞式服务”的店,老鸨子跟谁不是说:大哥,来玩一趟呗,爽死你。

              ????我想,这都能把人“爽”死了,已经到了极限吧?

              ????再过一点,不就真爽死了?

              ????黄倩万又笑了笑,问能不能进来说话?

              ????我说行呗,你进来。

              ????接着,我又把门关上了。

              ????那人坐在了店里黄花梨的木椅子上,对我笑。

              ????我对冯春生说:春哥——你就是这位黄老板的客户——他能给你带来性快感的极致体验,反正比你那两只手强。

              ????“废什么话?”冯春生瞪了我一眼后,数落道:要说上床这方面的感受,谁能比得上我的左贵妃和右娘娘。

              ????说完,他扬起了自己的两只手。

              ????去你的吧!

              ????我也坐下来,问黄千万:黄老板,明人不说暗话,讲讲吧,你到底是做什么生意的,我事先说一下,如果你真是皮.条客,那你的生意,我不一定会接。

              ????咱做生意,现在得“上品”,可不能和以前一样,什么样的生意要接,不然,没品啊。

              ????黄千万笑了笑,喝了口茶水,说:这么跟你们说吧——平常人体验“性”的对象,都是人。

              ????“这不废话吗?谁没事干石雕像???那不给干折了?”我没好气的说。

              ????黄千万笑了笑,说——不一定。

              ????哎!

              ????我听了黄千万的话,脑子一激灵,指着黄千万说:我知道你是干啥的了,你是卖充气娃娃的。

              ????黄千万有点不好意思,抓着茶杯盖,掩饰尴尬,说:差不多是这个意思吧——但充气娃娃这个东西,又比较低级,也很单一,说白了吧——情趣用品,你们听说过吧?

              ????我差点疯了。

              ????聊了半天,原来黄千万是干这个的?

              ????我一时间,联想起了每个小区门口都有的那种“红灯情趣店”,里面卖的都是什么印度神油啊、跳蛋啊、假**啊等等类似产品。

              ????我也经常见到几个鬼鬼祟祟的,进里面买产品。

              ????不过,这种店,应该比较low吧?怎么进的三元里商圈?

              ????上次二狗子跟我说过——他说三元里对店的经营种类有要求,比如说商圈一楼的门市店,是不允许“丝袜专营”“保健品专营”“烟酒专卖”等等。

              ????我的纹身店,本来也属于“禁止进入”的范围,但二狗子跟三元里商圈的大老板,有点交情,跟他们说我这不是普通的纹身,是阴阳绣,闽南阴行传承下来的一种神秘手法,这手法,说不定以后还能“申遗”呢!

              ????就这样,我的纹身店,才允许进三元里。

              ????至于黄千万的店——他那个真的是“商圈”门市店的准入范围内吗?

              ????黄千万估计也觉得和我们这群**丝解释不清楚他那高级的生意,干脆把我和冯春生,带到了他的店里面去。

              ????我去了才知道,原来黄千万的“性趣店”,和我们常常说的那种“性趣店”,真的不太一样。

              ????他们店里,经营的,有那种粉扑,打出一些香香的粉末,在身体上。

              ????这些粉末,都是浓度很大的荷尔蒙,能让男女双方,在办事的时候,注意力更加集中,不会出现“开小差”的问题。

              ????也有许许多多的“实体娃娃”。

              ????那娃娃,仿真程度和真人一模一样,肤质和触感,和人皮,极为接近。

              ????黄千万说:有些有钱人,觉得“性”是一件私密的事,喜欢一个人玩,他们就会购买这种实体娃娃,这些实体娃娃,最便宜的都要两万多一个,稍微贵一点的,得有七八万了,顶级的有二十万一个。

              ????这么贵的价格,当然不会是平头老百姓愿意消费的了。

              ????“上次有个土豪,小弟.弟又短又细,时间也很短,虽然他人很好色,但去大保健的次数多了,每次都能从那些大保健妹子的眼里,感觉到嘲讽的意味,而且就算那些妹子不嘲讽他,妹子还在职业的“嗯嗯啊啊”呢,他就缴枪了,这种男人的挫败感,你们体会不到的?!被魄蚋颐墙馐?。

              ????那冯春生,头摇得像拨浪鼓一样:的确体会不到。

              ????黄千万说:那土豪在床上,一直都是失败的,挫败感都快弄出心里隐隐了,于是,三个月前,他从我这里,定了七个实体娃娃,有萝莉型的,有御姐型的,有辣妹型的……等等,一个人带回家,想怎么玩,就怎么玩,也是美滋滋。

              ????我开头还挺看不上这黄千万的,现在看——这黄千万……业务能力很强,做生意很能思考啊。

              ????这样的客户群体,也被他抓住了,怪不得他一情趣店,能开在三元里。

              ????不简单。

              ????真的不简单。

              ????黄千万这人,是个精明的人。

              ????黄千万,给我们介绍了许许多多的情趣用品,我和冯春生,真是刘姥姥进了大观园。

              ????有那种抱住了就能做春梦的抱枕、有那种直接喷涂,持久力就会很强的药水。

              ????最奇特的,得说这店里的一台“性脉冲仪”。

              ????这台机器,价格非常昂贵,整套大概需要五十万。

              ????这东西有什么作用呢?他首先有很多的触手,触手上,全是那种胶布,可以直接贴在皮肤上。

              ????把所有的胶布全部贴在皮肤上,然后启动机器。

              ????机器会发出一种电流,电流很微弱,但是——作用很深层,直接作用在相应性器官上,能够让人在一分钟之内,抵达“高峰”,这种仪器,十分直接,并且刺激强烈、持久,是唯一一台能够让人体会到极限“性感”的机器——“性无能”也能感受通过这种仪器,感觉到很强烈的“快感”。

              ????这种仪器,很受一些有钱人的喜欢——当然,这群人有钱人,百分之九十五的,是永久性的性无能。

              ????黄千万的客户定位,是非常独特的,就是主打性能力和性心理有缺陷的有钱人。

              ????接着,黄千万问我和冯春生:冯老板、于老板,你们要不要试试这台机器?真的很过瘾的。

              ????我连忙摆手说不用。

              ????冯春生也说不用。

              ????我们两个人心里清楚,这玩意儿,上瘾——用了一次,肯定会有第二次,毕竟极致的快感,会让人流连忘返,就像吸毒一样。

              ????我可不想,往后不找女朋友,每天晚上,用一台机器,陪着自己度过难捱的夜晚。

              ????黄千万看着我们不去,立马苦笑,说:我几年前,要是像你们一样,对这玩意儿不好奇的话,我今天也不会出事了,更不会找你们了。

              ????“哦?”我感觉这黄千万是没好心眼呢。

              ????黄千万跟我们讲,说他三年前,买了这个仪器之后,自己试用了一下,感觉特别好,就上瘾了。

              ????但是……这仪器,有个天大的坏处。

              ????我问什么坏处?

              ????黄千万说:这个坏处,永久性的性无能患者是体会不到的,但是正常人就能体会到。

              ????我说:怎么讲。

              ????他说这玩意儿用多了,就会阳痿——而且治不好,全世界最好的医生,也治不好,他现在,除了用这种仪器,还能感受到一丝丝的性快感,对所有的女人,全部无感——他不想持续这种病态,就想通过阴阳绣,来治他的这种毛病。

              ????阴阳绣里,真的有一种纹身,能治好这种毛病,前些天,李向博也因为这类问题找过我。

              ????当时,我没有给李向博纹,用心理疗法搞定了他的毛病。

              ????现在,黄千万这种毛病,很明显,用心理疗法是搞不定的,要搞定,就得上那副阴阳绣——马头明王!

              ????马头明王主“性”,又属于“不阴不阳”的阴阳绣——本身图案属于阳绣,但是需要“阴魂”来纹。

              ????所以呢?这马头明王,效果很霸道,但也能长期滋养,只是——不知道那里面的凶魂,什么时候会发作。

              ????我咬了咬牙,说:黄老板,你这毛病,我当然能治,但是,代价很大。

              ????“多大的代价,我也愿意付出??!”黄千万猛的说道:真的……不管多么大的代价,我都愿意付出的——真的!我愿意付出。

              ????“死!”我盯着黄千万的眼睛,说道。

              ????黄千万明显退缩了一下,接着,他又说:死我也不怕,我都这个样子了,活着还有什么劲?不是跟你“比惨”,我媳妇,已经受不了了,随时都要跟我离婚——我和朋友去大保健,我压根不敢玩——甚至去泡澡,我都不敢在人多的地方脱裤子,我没有自信了。

              ????我摇了摇头,说:实在话,我要给你纹身,需要纹进恶鬼——怕你受不了哦。

              ????“不会的,真的?!?/span>

              ????接着黄千万又说:对了,使用这台仪器的,还有七个人,我们八个人,组成了一个俱乐部,每天最大的想法,就是能重振男人雄风,然后去大保健店,找个妹子狠狠的啪啪啪!可是没有人治得好我们!

              ????还有八个?

              ????我问。

              ????黄千万说:是的……还有八个——如果你能治得好——我们八个人,肯定都找你纹身店做生意,这笔生意,可不小呢。

              ????这时候,冯春生拉了拉我的衣角,把我喊道了黄千万店的店门口,对我说:水子,你解决黄老板的事,是不是阴绣?

              ????我说不是啊——治好黄千万的阴阳绣,属于半阴半阳。

              我说属于半阴半阳的阴阳绣,这幅阴阳绣叫马头明王。

              ????冯春生听了,说道:这半阴半阳的阴阳绣,会不会造成什么后果???像阴绣一样的?

              ????我摇了摇头,说:这事,不好说,毕竟也要纹进去阴魂,后果,谁知道呢?

              ????我感觉,只要纹入了凶魂的阴阳绣,都不是什么好阴阳绣,一旦纹了,多半得——出事。

              ????毕竟凶魂不太好压制啊。

              ????冯春生想了一阵,说:这事……我觉得,咱们还是得办。

              ????“怎么说?”我感觉冯春生有点想法。

              ????冯春生说出了他的想法。

              ????他觉得,我们新店子,中午才刚刚开,是开在三元里啊,每天需要的资金,那都是海量的,几天赚个几万块钱,根本不管用,都不够付房租。

              ????他说养三元里这“天罡物华”的大纹身店,就跟养豪车一样的。

              ????工薪阶层,你就算送他一辆卡宴,他也养不起啊。

              ????店也是一样的,尤其是刚开张的头一年,生意不火,明摆着往里面烧钱。

              ????我寻思了一阵,觉得这事有道理。

              ????八个有钱人,我这得狠狠的敲他们一笔了。

              ????黄千万那个寻找“极限性快感”的机器五十万,我一人收个五十万,不贵吧?

              ????八个人,就是四百万的进账!

              ????这活儿,可大,算是我这辈子做过最大的一个活?而且难度还不高。

              ????这四百万到了手,咱们店里,不说扛多久,扛个一年到两年,没问题吧。

              ????我感觉这事,其实是可以做的,四百万,不老少的钱。

              ????冯春生说:水子,要不然这样,你呀,先给那黄千万说清楚——这事到底有多惨,他要是愿意做了,你就接,这是他自己选的路,对不对?

              ????我咬了咬牙,没有一口咬定。

              ????冯春生说:一将功成万骨枯。

              ????我笑了笑,说春哥——你最近咋跟龙二学了?和他一样狠。

              ????冯春生微微一笑,说:我跟你说的这些话,也不是我想说的,是龙二托我跟你说的——他说新店才开,得用点雷霆手段,阳绣当然要做,阴绣也得上,这世界,有些人不怕死,有些人也不配活,太多的事,不用注意,尤其是三元里街。

              ????紧接着,冯春生说:你信不信,这黄千万,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死了也不可惜。

              ????我说:再想想吧。

              ????“水子,实话我跟你说,我刚才已经找龙二去调查黄千万了?!狈氪荷?。

              ????我问:结果怎么样?

              ????“结果很好查到?!狈氪荷阉氖只?,递给我,有龙二写的一篇调查报告。

              ????上面介绍了黄千万这么一个事。

              ????黄千万尤其好色,开情趣店赚钱之后,喜欢寻求比较刺激的“上床”,所以,经常出钱去玩幼.女和处女,享受那种不一样的快感。

              ????虽然说这也是一桩生意,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一个追求刺激,一个追求钱,周瑜打黄盖的事,但从这儿就看得出来,这黄千万,有点变态。

              ????我点点头:得,我先把马头明王的事,都说清楚,他愿意干就愿意干,那我就不劝了。

              ????“可不是?”冯春生骂道:这样的人,还不如死了好呢,免得家伙事好了,又到处去找“处女、幼.女”犯浪。

              ????我感觉这波生意,就只能是单纯的生意了。

              ????我重新进了黄千万的店。

              ????黄千万一脸焦急,问我:咋样?于水老板?你能帮我解决这事不?

              ????我最后问了黄千万一句,说:黄老板——最后问你一次,马头明王的阴阳绣,我可以给你做,但是,后果很严重,也许没有后果,也许可能是死的后果,你愿不愿意做?

              ????“做,做,做!”

              ????黄千万有些急不可耐,问我:价格是多少?

              ????这就不能怪我了,我伸出了五个手指:这个价!

              ????“五万?”

              ????我还没来得及摇头呢,冯春生就帮腔了,嘲笑着黄千万,说:哎哟喂,黄老板,都是三元里开店的,都是明白人,就不要揣着明白装糊涂啦,五万?你们店里,一个实体娃娃都要卖五万呢。

              ????“五十万!”我说道:做就做,不做就算了。

              ????“做,做,实在对不住,我刚才开个玩笑,开个玩笑?!被魄蛄⒙砝×宋颐?,同时对他的店员喊:小丽,去,把我让你们准备的东西拿出来。

              ????“哎!”

              ????店员小丽嘚吧嘚的弄过来了一个小盒子。

              ????黄千万把小盒子给打开了,里面,是一颗裸钻,个头不小,价值估计不菲。

              ????他说:我一堂哥,也在这边开店,开的首饰店,新到的一颗钻石,十几万得要了,送你了,我们俱乐部八个人,都得麻烦麻烦于老板了?

              ????我看了看钻石,直接拿了过来,说道:上道,今天晚上九点,你带上你那几个弟兄,来我这儿,做完了活就交钱吧。

              ????“成,成!”黄千万高兴得不行,把我们送了出来。

              ????我则回了店里,开始着手准备“马头明王”的阴阳绣刺青了。

              ????我给刘老六打了一个电话:六爷!

              ????“咋了?”刘老六说:这才吃了你的宴席回家呢?你咋又跟我打电话了?想让我送你两回礼???别这么坑,刚开店,就雁过拔毛啦?

              ????我说那多跌份啊,不是找你要礼,是找你要凶魂。

              ????“要啥凶魂?”刘老六问我。

              ????我说我想刺“马头明王”的阴阳绣,需要找几个“色之恶鬼”。

              ????刘老六说:色之恶鬼,因为“色”死掉的人,当然有,恶鬼也有,不过不是太恶的,能成不?

              ????我说成啊,这马头明王需要的凶魂,也不是那么凶,小凶也行。

              ????刘老六一拍手,说刚好,他有一波因“色”而死的“无仇鬼”。

              ????我说啥叫“无仇鬼”?

              ????他说“无仇鬼”是有仇报不了的鬼。

              ????他说他手上那波色之恶鬼是怎么形成的呢?

              ????大概是两三年前,有一个好色的大叔,约了几个年轻小伙子和十几个嫩模,租了个别墅,玩“群P派对”。

              ????那派对里头的食物,有大量的兴奋剂,他们在里面,首先吸毒,然后再玩嗨。

              ????这毒品能让人精神极其的亢奋,再加上兴奋剂,那叫一个“疯狂”啊。

              ????而且,那大叔在别人给他毒品、兴奋剂剂量的时候,卖东西的人戳错了一个小数点,来了十倍的量。

              ????十倍的量,那群人真是兴奋到群p至死了。

              ????当场的那些人,都死了,仇找谁报?

              ????这不就成一个无头的“冤仇”了吗?

              ????他们只能报复那卖毒品的。

              ????可这冤有头,债有主啊,他们的冤家,其实是一同死去的那个牵头大叔呢!

              ????刘老六说弄了这群无仇鬼,一直都搁在店里,也没卖出去,刚好我要,给我送过来。

              ????我说要八个。

              ????“没问题,半个小时之后送?!绷趵狭低?,干笑一声:这个啥,人家去你店里送礼,都送的大礼,黄昆仑来了九根金条,二狗子来了个全城广告,我师叔送的那两千块钱,有点拿不出手了,得了,这八罐凶魂,算我送你的……

              ????我一听,觉得这事不对啊,我说六爷,你上次可是答应过我的,帮你表哥报仇,以后所有的凶魂,都不要我钱了。

              ????“我说过吗?”刘老六贼抠的说。

              ????我说:是啊……哎!哎!六爷,你怎么挂电话了,你个老抠货!

              ????我收起了电话,这次算是被刘老六的抠门套路折服了,这家伙,真是城市套路深啊,各种套路我。

              ????算了,他是我师叔,我也不能多追究。

              ????我开始擦拭纹针,准备晚上的活计了。

              ????柷小玲和仓鼠出去逛街了,冯春生跟大爷似的翘着二郎腿喝茶,龙二又回医院打点滴了,陈雨昊一直神出鬼没的。

              ????就我一个人,我这个老板,还在干活——哎,到底是老板最苦逼啊。

              ????大概到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又有人敲我纹身店的门。

              ????我放下了干净的纹针,走了上去,开了门。

              ????门口站着一个二十多的小伙子,留了个长头发,染成了红颜色,有点杀马特的风格。

              ????他的脖子上,纹着一个“爱”字。

              ????他一进门,就对我说:哥,你是于水吗?

              ????我上下打量了这人一眼,说:是啊——你是?

              ????“哦,我叫秋末,是六叔介绍过来的?!鼻锬┒晕倚α诵?,说。

              ????哦哦哦,原来是他啊,刘老六说要给我介绍一个纹身师,手艺过硬。

              ????我立马把秋末让了进来:请坐,请坐!

              ????“哎!”秋末直接坐在了纹床旁边。

              ????我问秋末:兄弟,你来我店里上班???应聘纹身师,对吧?

              ????“不,不,我是应聘彩画纹身师的?!鼻锬┧?。

              ????彩画纹身师?

              ????这秋末,估计是真有干货啊。

              ????一般的纹身店,提供的都是纹身,但是,纹身,就是做成一幅小图案,艺术性上,比较低。

              ????但是这两年,国外兴起了一种比较考验手艺的——彩画纹身师。

              ????这类彩画纹身师,一般念过专业的“美术大学”,美术的功底,可以说尤其的好,想象力也超级丰富,一般纹出来的图案,美学价值很高,很受一些有钱人的喜欢,毕竟土豪也是要装逼的嘛!

              ????我问秋末:你有绘画功底?

              ????“是的,哥,中央美术学院毕业的?!鼻锬┧α怂Τし?,有些骄傲的说。

              ????我说挺好啊,你怎么不去画画呢?现在画家也挺好的吧?

              ????秋末摇了摇头,说:这个……哎……其实我的梦想,真的是当画家,我花了很大的努力,考到了中央美术学院,在我前二十年的人生里,我几乎没有假期,我都在画画,可是……现在,画画的没活路啊,成名的画家还好点,可是不成名的呢?像我,我只能给人当枪手,一幅画好几天,也就四五百块钱,惨得很,行业黑暗,我不愿意忍受了,所以转型做彩画纹身师。

              购彩助手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